“兩會”最火提案:被”SCI”摧毀的中國醫生!

SCI論文,對每一個醫生都不陌生。在當下的醫療環境中,SCI足以改變一個醫生的命運。

今年全國兩會期間,全國政協委員、阜外醫院心律失常中心主任張澍提出:“SCI論文不能作為臨床醫生職稱考評中一票否決的指標。”他今年的提案重點圍繞臨床醫生評價制度、醫生職稱考評評估改革。

 

 

——現狀:被SCI論文“毀掉”的中國醫生

張澍委員在提案中特別拿出來一個問題討論,就是SCI論文在醫生職稱評估和考核當中到底起什么作用?年輕醫生是中國醫學的未來和希望。而當前問題更嚴重的是,為了發表SCI論文“毀掉”了一批年輕醫生。為什么呢?一是把過多的精力集中在發表SCI論文上,不好好學臨床;二是有些人寫假文章或是買文章,一旦被發現后,科研學術生涯就毀了。所以現有的晉升職稱需要有SCI論文的制度必須改革,否則就帶來醫生培養的問題。

百姓最關心誰是合格的臨床醫生,誰是優秀的臨床醫生,而不是看哪個醫生發表SCI論文數量多就去找誰看病。我們能說這個醫生道德品質壞到什么地步嗎?很難說,為了職稱晉升必須找人寫這些文章。

——建議:呼吁取消SCI論文一票否決制

張澍委員呼吁,SCI論文不能作為一票否決的指標!醫師協會應該積極參與和推動這方面制度的改革。呼吁政府簡政放權,應該出標準、定規矩,行業協會具體做事,主動為政府服務,為行業做工作,促進行業發展。

張澍委員建議,臨床醫生的考核評審制度要從實際情況出發,對主要從事臨床實踐的醫生和主要從事科研的醫生,予以區別對待,建立更為科學、可行的評價體系。對于臨床醫生的科學合理考評不是難事,我們可以建立臨床工作數據庫,對醫生平時的工作進行數據搜集,比如他的門診量、手術量等數據,可以進行量化考核。另外建立臨床考評專門的系統和專家委員會,對醫德、業務水平等有一系列的主觀、客觀考評指標。

——支持:張澍委員的建議一針見血

中國醫生的評價體系已經演變成了行政化下的怪胎。張澍委員一針見血指出了當前醫生在職稱晉升中的弊病。這種弊病的根源就是行政化的強權包辦和論文“一票否決”。醫生評職稱由行政機構去評,使醫生的職稱淪為行政化下的產物。行政化最大的特點就是政策化、教條化、一刀切。這種情形導致的結果只有一個:醫生不斷地去迎合行政標準,而放松甚至是放棄了臨床需求。出現不會看病、不會做手術的高職稱醫生,甚至是能力弱的醫生領導能力強的醫生,有能力的醫生抬不起頭,沒能力的醫生趾高氣揚也就不足為奇了。

最典型的一個例子就是,近期在網絡熱傳的國內某知名三甲醫院制定的《科研績效考核要求與處理原則》,把“唯論文”和“一票否決”演到極致。在這份規定中,明確規定,帶組醫生每年至少發表一篇SCI文章,無論文者年終獎扣3萬元;非帶組醫生無論文,年終獎扣2萬元;帶組醫生連續三年論文不達標,取消帶組資格;非帶組醫生連續三年論文不達標,取消手術資格。

 

 

中國醫生的評價體系已經成為醫學發展的最大內耗。從學科發展角度看,取消論文一票否決制,建立科學合理的評價體系,可以有效減少甚至是杜絕買賣醫學論文、學術造假、權力尋租等現象,真正建立起以臨床需求、病人需求為導向的醫學科研方向,有效避免臨床與科研兩張皮。從醫院管理角度講,職稱都是績效評價、薪酬分配的重要權重。表面看這種分配方式合理,但實際上這是一種粗放的管理方式。而建立科學合理的醫生評價,可以倒逼醫院以臨床實際能力為主,建立真正公平合理的績效指標考核體系,最大限度地激發調動醫生的積極性。從服務患者角度講,科學合理的評價,勢必會促使更多醫生回歸臨床,最終受益的是所有患者。

中國醫生的評價體系與醫改的路徑及初衷背道而馳。醫改的一個重要的目的是解放醫生,解放生產力,去行政化,實現醫生自我價值。而現有的醫生評價體系只會把醫生與行政化捆綁得越來越緊,脫離臨床需求,脫離患者需求,與醫改目標背道而馳。這樣的結果是與醫改嚴重相悖的。

最后我想說,張澍委員是一名主任醫師,處于醫生評價體系中金子塔的頂端。從他目前所處位置看,打破舊的評價秩序,建立新的評價體系對其沒有任何好處。但張澍委員卻依舊在全國兩會期間,提出了這樣的建議,足顯一位科主任的胸懷與格局:以推動醫學健康發展為己任!干凈,心無雜念!為有這樣的好醫生和科主任點贊!

請把這篇文章轉給所有人看到

最后,還想提醒大家,讓每一個醫生健康成長,受益的是我們每一個人。如果你也認為中國醫生的評價體系需要破而重建,請長按二維碼,關注三甲傳真,支持張澍委員的建議。

三甲傳真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