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做教育是因為我熱愛教育!”ZJE院長講座信息量爆表,聊人生規劃和未來選擇

演講內容大意

我們是誰(我是誰),我們怎么培養你們的孩子,學生畢業之后去做什么。

     各位家長早上好,我叫歐陽宏偉,這屆跟我是最接近的一屆,因為春季我也剛將自己孩子送去念大學,讀的也是生命科學專業,所以我跟大家的心情是一樣的。當初我辦這個學院是定位為教授們家的小孩念書的地方(現在zje每年有5-7個浙大教師子弟就讀),但是我家小孩還不適應國內考試,參加國內高考不一定能表現那么出色,所以我們得花更大的代價送去國外,送到墨爾本大學。當時我們在擇校的時候也考慮三個主要問題,我的演講就是要解答大家這三個問題,我們是誰(我是誰),我們怎么培養你們的孩子,學生畢業之后去做什么。

個人發展中注重縱與橫,縱是知過去知未來,橫是觸類旁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這也正是我想教給學生們的。

     浙江大學愛丁堡大學聯合學院是浙江大學與愛丁堡大學聯合成立的,我們的合作歷史可追溯至2011年,從開始在國內首創生物醫學專業,到現在生物信息學雙博士的項目培養。

     我本身是一名骨科醫生,發現許多疾病難愈,我便轉型深入做研究。目前個人在四個學界(生物材料學,骨科/運動醫學,組織工程學和臨床轉化)都十分活躍,任重要職務,為什么與大家分享這個,是因為我想表明在科研方面我本身有很好的已有成績和未來前景,我投身教育完全是因為我熱愛教育。我個人成長速度很快,是醫學界最年輕的教授和浙大最年輕的院長,正是由于個人發展中注重縱與橫,縱是知過去知未來,橫是觸類旁通,他山之石可以攻玉,這也正是我想教給學生們的,我想努力改變國內高等教育的模式,吸引更多年輕教授和學者們加入

     

 

 

昨天成功的經驗往往是面對明天最好的毒藥。

上一個時代的成功經驗無法適應下一個時代的邏輯。

     現在社會的層級是進化的,而不是競爭的,我們要清楚知道這個趨勢。以諾基亞衰敗為例,其公司總裁表示他們并沒有做錯任何事情,而被時代拋棄了。我們要清楚認識到——我們處于的是變化的社會和進化的人類文明,熟悉的專業在消失,新興的行業在不斷產生。所以說,昨天成功的經驗往往是面對明天最好的毒藥。許多投資者來咨詢我,個人認為昨天越是成功的人士中僅少部分能走向明天。常說“富不及三代”是由于紈绔子弟的敗壞,而我談“富不及三代”則多了一個因素——因為上一個時代的成功經驗無法適應下一個時代的邏輯,因為變化和進化是層級的,所以我們必須直面未來和思考未來是什么。

無論學習哪個專業,都不能保一生平穩,而高等教育培養出的思維模式和能力素養才是一生受用的。

     我做了十年的教育,一直給家長和學生的建議是要有人生規劃。在選專業上我們一定要看未來,要知道畢業后的時代是什么樣的。每個專業都是一個領域,在各領域內都是相似的,有教授有官員有企業家有律師有領導,但是每個領域由于發展時間不同,會有不同的高潮和低潮,所以企業數量上會有區別。

     選職業時要看性格,在各領域內的工種都有不同的特質,有朝九晚五穩定派,有敢于開創的跳躍派,所以每個人對自己要有清晰的認識。

     選學校要看人文理念和教育模式,因為一個人未來能走多遠,是在于其見識有多遠。現在應試教育培養了學生們照本宣科的能力,用考試考核課本上的內容,強化了已知知識缺乏對未知知識的探索。然而,進入社會就是要面對未知。而我們缺少面對未知的能力培養。所以,無論學習哪個專業,都不能保一生平穩,而教育模式培養出的思維模式和能力素養才是一生受用的。

     優秀的人面臨的挑戰是找到令人興奮的挑戰,能進入浙大的同學,就是優秀的同學,溫飽絕對不是問題。我們需要的是進入40歲后仍能保持探索的激情和熱血。

     國際校區是浙江大學國際化發展的重要戰略地位,集天時地利人和開辦的。浙江大學愛丁堡大學聯合學院作為國際校區成立的第一家中外合作辦學機構,雖成立時間不長,卻迅速得到教育界認可,獲得2018年度中英教育機構大獎

     我們的理念是培養生物醫學人才和添補該領域空白為使命。生物醫學的應用一直在身邊而且人才十分緊缺,但國內一直卻沒有對應的專業,所以我們在國內首先創辦了這個專業。人們可能更熟悉的是生物醫學工程專業,而國內該專業的設置主要學習的其實還是工程學,Engineer for Medical Application,工程在醫學上的運用。我們開設的生物醫學專業是多學科融合和交叉,生物+醫學+信息學的交叉,這就是我們的兩個專業。這是更寬廣和通識的素養和教育。

     我們的學生是兩校注冊在籍的學生,通用的兩校校園卡,享受兩個學校的資源,畢業后獲得兩校一模一樣的同等學位證書,沒有任何括號和區分,唯一不同是在成績單上呈現是由我們培養的課程。

     對我來說,這是一個人令人興奮的培養模式,這是一個公平高投入和可持續的培養模式。公平在于要考上浙大,高投入在于學費教育資源投入,因為前兩點特征,所以這個模式一定可持續發展的。我們的7大特點,都是雙方的疊加式的,所以我稱之為浙大PLUS的模式。

 

    對比了國外的大學,我們的師資投入仍然有很大的優勢,我們的全職師資中100%的海外經歷和50%以上的海外國籍,我們是按照國際一流標準聘請師資,待遇也是國際化的。

    我們采取全人培養,書院養成教育,全球浸染,過程性評價。國際留學生的錄取按照愛丁堡大學要求,去年一位馬來西亞學生被英國愛丁堡大學錄取,最終選擇來我們這里,因為我們培養更多元,學費相對也便宜。

     毫無夸張的說,我們認為我們的培養在中國教育史上絕對是一個傳奇,我們已經畢業了4屆學生,原來樣本量較小,每屆20左右。80%以上在國際頂尖攻讀全獎博士,并保持了年年有哈佛和MIT的錄取記錄。2018年MIT生命科學領域在全中國發的兩個全獎offer都被我們學生拿下,其他競爭對手來自清華、中科大復旦等同樣一流名校。雖不是說一定要追求這個指標,但足以說明我們的培養質量是得到世界名校用全獎博士來肯定的。

    這是我指導的一名大二學生,一個課程作業的深入研究最終成功投稿,以及兩位去名校交流的學生也得到了含金量很高的肯定。

我對教育的理解是,我們要賦予學生三樣東西,三樣能讓學生終身受益的東西,1.inspiration啟發思維,2.self-study自學能力,3.role-model榜樣力量。

    可能有人會問為什么我們培養的學生會如此不一樣,我對教育的理解是,我們賦予學生三樣東西,三樣能讓學生終身受益的東西,1.inspiration啟發思維,2.self-study自學能力,3.role-model榜樣力量。優雅的環境才能培養出優雅的人,這也是很重要的養成,國際校區的環境大家可以感受到的。

     你會發現,現在無論是政治家和企業家,都將目光投向大健康生物醫學領域,可以說現在所有的基金都有適當比例投放在健康產業上。

    交叉學科是如何發展,怎么培養人,其實就是本源學科加上工具學科的形式,例如生物醫學就是本源學科,探索了跟生命和健康相關的所有問題,其他例如材料,信息和工程等作為工具去解答生物醫學的問題。

    就業方面,每個專業其實面臨的選擇都是相似的,學術界、產業界和管理界,其中產業界的大小可能會有區別。如果上浙大,只讀到本科實在可惜了,我認為研究生的訓練和培訓越來越成為必備了。而我們的培養模式在研究生(碩士和博士)都有很明顯的優勢,可以國內保研,申請出國,還能留在我們學院繼續雙學位博士培養。

   (以歷史為鑒和朝陽產業的蓬勃發展,具體請看視頻)

     最后是我做的一個生物材料(見視頻內容),這是在世界上也能站住腳的發現,讓大家感受科學是具有魔力的,有趣的,可以解決很多問題的。

    謝謝大家!

以上內容整理自歐陽宏偉教授演講,

為個人觀點和見解,

歡迎點個“在看”留言討論。

視頻制作 | 張弢 黃智宏 杭州鑄鼎

責任編輯 | 黃曉涵 

摘自:浙江大學愛丁堡大學聯合學院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