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女生做中介,賣出227套房:好好賺錢,是時代賦予你的使命

近年來,高學歷人才下沉到服務業、農業、中小學教育等行業,越來越成為普遍現象,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未來趨勢的變化。很多人的競爭壓力會顯著增強,行業競爭也將會更充分

作為普通就業者,我們又將面臨什么變化?該采取什么樣的策略?這篇文章4800字,真誠推薦你花10分鐘閱讀,希望給你帶來一些新的思考和啟發。

作者 | 阿秀

來源 | 進擊的阿秀(ID:zchxuexi)

最近有兩條新聞很火,引起了很大的爭議,把兩條新聞放在一起看很有意思。

 

第一個新聞的主角,是北大畢業的女生黃燦。她在北大畢業后,進了房地產行業當中介。

很多網友感嘆:讀書看來真沒用,北大高材生還不是一樣出來賣房子。

 

讀書真的沒用么?據了解,在北京當房產中介的黃燦,已經賣掉了227套二手房,還有7套新房,還出租了21套房子。

 

據網友測算,就算按照每套600萬計算,她賣出的房子也已經有13億了,按照1%抽傭的話,稅前傭金高達1300萬…

 

另一條新聞的主角,是西安外國語大學畢業的女碩士劉雙。今年32歲的劉雙,精通英語和法語,曾經是深圳某知名通信公司的員工,負責在肯尼亞維護客戶關系。

后來,劉雙為了家庭和孩子回了國,入職杭州一家家政公司,成了全國學歷最高的保姆。據說,劉雙剛進入保姆培訓期,就有客戶開出了2萬月薪,而且還有很多雇主在競價。

劉雙透露,自己不做飯、不干家務,只帶孩子。

 

這兩條新聞在網上引起了很大的反響,不少網友指責她們,說他們好好的工作不干,去干這些沒有技術含量的工作,對不起國家和父母的培養。

還有很多網友支持她們,認為工作不分貴賤,只要合理合法的賺錢,沒必要附加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

以上這些討論其實難分對錯,但都是老生常談了,自從北大畢業生陸步軒賣豬肉開始,一模一樣的討論就會時不時出現。

 

管理學大師彼得·德魯克曾經說過:

真正重要的不是趨勢,而是趨勢的變化。

在我看來,大家真正應該看到的,是這些熱點事件背后的趨勢變化。

 

這些年類似的事件越來越多:

 

32歲的延邊大學世界史博士生送快遞;北京林業大學畢業生,回鄉送快遞;清華物理學博士,到中學當老師;90后大學生,放棄北京工作回老家辦養殖場…

這很可能是就業趨勢的轉折點,未來高學歷人才下沉到服務業、農業、中小學教育等行業,將會是越來越普遍的現象,過去在很多行業見不到的高學歷人才,可能會越來越常見。

在未來,這些不斷下沉的高學歷人才,必然會成為各行各業變革的中堅力量,也是未來各行各業的領導者。

 

接下來,我們就來一起討論一下,為什么越來越多的人才會下沉到這些行業,這究竟代表著哪些趨勢?普通就業者將面臨什么樣的變化?我們應該采取什么應對策略?

反“內卷化”:
就業競爭格局將發生顯著變化

在未來,你想不努力、想不好好工作,可能都不行了。

 

因為絕大多數人面臨的一個趨勢就是,很多行業都在反“內卷化”,職場競爭將會更加激烈。

 

什么是“內卷化”呢?

 

我曾經在網上看到過一段材料,解讀為什么清朝明明有資本主義萌芽,卻沒有出現工業化,而同期的英國卻出現了工業化。其中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內卷化”。

因為清朝人口太多,人力成本很低,想要擴大生產規模,只需要擴大用工數量,或延長工人的勞動時間即可。大家都知道“需求是發明之母”,沒有需求就意味著,根本不會有人想辦法去研究發明。

但通過擴大用工數量,擴大生產規模是會遇到極限的。當發展到一定水平,這種方式就不可持續了。

但情況在英國就截然不同了,英國的人力成本更貴,工廠主要想擴大生產,增加100個勞工的成本,可能遠比一臺機器要貴。有了需求,就會有大批的人才投入進來,研究如何提高效率。

這就是“內卷化”,指當社會發展到一定程度時,會因為受到舊有模式的困擾,無法轉化到更高級的模式,把自己鎖死在低水平狀態上。

不光是社會的發展,很多行業也是一樣,單靠舊模式的擴張,是很難繼續走下去的。而中國的很多行業恰恰走到了這一步,靠著機械性擴張,已經沒辦法進行產業升級了。

如果掉入了“內卷化”的陷阱當中,應該如何改變呢?最重要的方法,就是外來資源的注入。這里的資源,可以是實物、資金、技術資源,也可以是人力資源。

大家可以看看近些年這些高學歷人才下沉到的行業,比如房地產中介、保姆行業,就帶有非常明顯的“內卷化”特點。

這些行業長期以來缺乏顯著進化,大多數企業想要擴張無非就是多招人。但是隨著人工成本的提高,想要通過多招人進行擴張越來越難。

所以與其追求人的數量,還不如追求人的質量,給行業帶來新的發展。

就拿家政行業來說,像劉雙這樣月薪2萬的保姆,還有大批雇主在競價求招。

因為現代家庭關注的,已經不僅僅是找個保姆,讓孩子吃飽穿暖就夠了,更是讓孩子得到更好的教育和照料。但原有的家政從業者,很難滿足這些需求。所以必然要從其他領域引進人才。

 

也許有人會繼續問,這跟我有什么關系呢?關系大了!很多人的競爭壓力會顯著增強,行業競爭將會更充分。

原來很多行業比如金融,競爭本身相對充分。但在很多行業,比如家政、養殖、快遞,基本沒什么門檻,只要你四肢健全、勤奮肯干,就能活得還不錯。

但是未來情況會發生很大的變化。

一方面各行業都需要進一步升級,引進人才,防止內卷化;另一方面,疫情和全球經濟下滑等因素的影響,加上高校大規模擴招,原有就業市場無法吸收這么多高學歷勞動力,大學生必然會下沉。

要知道,今年高校畢業生已經達到了850萬,而且各大高校還在擴招。

 

各行業都面臨更加充分的競爭。原來競爭充分的,競爭會更充分;原來隨便干干就能活得不錯的行業,也會開始艱難起來。利潤最高的那些工作,很可能會被勞動素質更高的人拿走。

 

可以預見的是,那些混日子的人,以前只需要跟“勤快”的人競爭,五年十年后,還要跟勤快、高素質、適應能力強、學習能力更強的人競爭了。

 

簡單來說,想混日子可能越來越難了。

重要的不是你在什么平臺

而是你有什么技術和價值

很多人對劉雙這樣的行為表示不滿,是因為他們認為你是一個高學歷的人,天然就應該找體制內、大平臺上班。

他們認為這樣才能夠生活得更好,才更有前途。

但是隨著社會的發展,原來的經濟格局正在發生變化,這就意味著情況正在發生變化。如果你還拿著舊思維求職、工作,就會有被淘汰的風險。

未來十年,就業形勢將會越來越多樣化。員工跟平臺的關系將會越來越松散,甚至外包和兼職會越來越多。

看你能不能賺錢,重要的并不是你在什么平臺就職,也不是你在從事什么工作,而是你給社會提供了什么價值,這個價值本身值多少錢。

因為平臺和公司,可能都是靠不住的,能靠得住的是你本身的技術,和你能提供的價值。

 

我老家是山東東營,這是勝利油田所在地,我小時候就是在當地一所油田小學上學。

 

學校有三種出身的學生,第一種是油田子弟,父母基本都是油田職工;第二類孩子,父母在當地政府、事業單位、國企工作;第三類就是我這種,父母在當地做生意,被統稱為“個體戶子女”。

我還記得當時交學費,油田子弟學雜費是12塊(我沒寫錯,確實是這個數);政府和企事業單位的孩子,學雜費是300塊;而我們這種個體戶子女,學雜費是600塊。

在那個年代,當地最強勢的經濟組織就是油田,貢獻了最多的稅收和就業,擁有最豐富的資源和財力,員工的收入也最高。所以不管是機構還是個人,難免會有居高臨下的心態。

 

那時候我還小,但也羨慕油田子弟,內心潛藏著未來成為一名“油田工人”的愿望。

 

但是這個愿望破滅得很快,原因很簡單,油田效益下滑,不僅福利沒有原來那么好了,甚至還在裁員、減薪。這個大背景是全國國企盈利能力下滑,那個年代的關鍵詞是國企員工下崗、下崗員工再就業……

 

后來一路中學、大學、研究生,我的職業理想就是大多數山東孩子都會有的想法——進入體制內,成為一個吃公家飯的人。所以研究生畢業之后,我就進入了一家行業報紙做記者。

我參加工作的時候,已經是2016年,在北京拿著3600塊月薪的我突然發現,原來體制內的工作也不是那么吃香。

這個時候,傳統媒體的下坡路越走越快,在可以預見的5年內,我們單位這種報紙可能會越來越艱難。(跟我同期進來的年輕人基本走光了)

一方面我工作了兩年,月薪也才漲到了4900塊,想要再進一步難如登天;另一方面,自己做自媒體,收入大有起色,當時已經月入4萬了。

當時恰好有一家互聯網公司挖我,去負責線上內容的生產,并給我3萬左右的月薪,所以權衡之下我就果斷跳槽了,盡管賠了單位20萬。

 

而這背后,是報紙等傳統媒體的衰落,以及互聯網企業和新媒體行業的崛起。

 

我當時還因為這事兒上了《人民日報》,我的經歷被看作是改革開放40年來,職業變遷的一個小小縮影。

 

我后來發現,原來組織的抗風險能力也沒有那么強,在公司的收益也沒有那么大。還不如從公司里跳出來,自己做公司創業,賺得多的多。這也是我為什么工作兩年多的時候,就實現年薪百萬的職業目標了。

而我做到這一點的核心支撐,是我的寫作能力和思想,而不是依靠什么平臺。如果還在上班,這是不可能做到的。

 

你看,平臺實際上未必能靠得住,甚至于你是985、211大學畢業也不能說明什么,重要的不是你在什么平臺,而是你能夠提供什么能力和價值。

市場思維:你的初心是賺錢
不是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你發現了沒有,不管是體制內也好、體制外也罷,我們求職歸根結底要落腳到一點,那就是好好賺錢,并且要確保未來也能好好賺錢。

 

很多人缺乏市場思維,還在賺錢這件事上,附著了太多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

 

雖然我月薪8000,賣煎餅的大媽月入30000,但我是白領,所以我高級;雖然我月薪只有5000,但是我是xxx單位的公務員,所以你必須要高看我一眼……

 

這件事讓我想起來,改革開放之初市場經濟才起步,高端人才的收入瞬間被低端者超越,很多人有強烈的不滿,有所謂的“搞導彈的不如賣茶葉蛋的”一說。

潛臺詞就是,搞導彈的比你搞茶葉蛋的,不知道要高到哪里去了去了,收入怎么能比你低?當然,我們必須承認搞導彈的確實很厲害,于國于民都很有價值。但是對于市場來說并不完全如此,更不應該因此把人分成三六九等。

很多人有一種心態,認為造火箭、搞人工智能、做云計算就是高級,送盒飯、送快遞、做家政就是低級。

這種嘲笑在網上很常見,比如他們會說,美國的初創企業都在搞人工智能、做云計算,而中國的初創企業都在想辦法直播賣貨、拍搞笑段子。

先不說這種說法錯到離譜,中國有大批初創企業在發展高科技,退一步說不管是搞人工智能還是大數據,本質上都是造福民眾,那讓民眾更快地吃上更好的飯,用更少的錢買到更劃算的商品,怎么就是低級的呢?

連岳老師說得好:有些人在市場上收入很高,但他并不符合你的高端標準,你是不是會生氣?如果會,那你還沒有市場思維。

 

正常的市場思維是:

只要你善于滿足市場的需求,就證明你是高端的,越是低技術含量上的突破,說明你的目光越是獨特。

人人可做的事,你是第一個做的,你是做得最好的,當然證明你超級強大。

人才只有一個標準,自食其力就是人才。

能讓火箭上天是人才,能讓馬桶不堵也是人才,自然界有生態的平衡,人類社會也是一樣,每個人在世界上都有自己的價值所在。

更何況我們不管做什么工作,拋開建功立業的宏大想法,還不都是為了賺點錢養家糊口。

永遠不要忘了你的初心是賺錢,反而在賺錢這件事上附著那么多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反倒是落了下乘。

 

對于那些想要好好賺錢的人,我有這些建議:

 

1、永遠不要想著混日子,賺錢本質上是對財富的競爭,不進則退,就算你停留在原地也是輸。未來競爭會更加激烈,而且是全行業全領域的。

2、中國經濟必然要不斷產業結構升級,未來各行各業都會有越來越多的高學歷人才。競爭必然更加激烈,學得快、適應得好的人一定更吃香。

3、不要因為自己在大平臺工作,就沾沾自喜;不要因為自己在小平臺工作,就垂頭喪氣。重要的是你要想明白,自己有什么技術,能提供什么價值。

4、不要在賺錢這件事上附著莫名其妙的道德優越感和價值評價,甚至也不要有太多的負面情緒,賺錢就是個“活兒”,想著怎么把事兒干好、把錢賺到才是最重要的。

作者:阿秀,一個追求“句秀、骨秀、神秀”的文字夢想家,一個熱愛碼字的個人管理專家,36Kr特邀作家,多篇文章全網收獲千萬級別閱讀。個人公眾號“進擊的阿秀”(ID:zchxuexi),同名微博@進擊的阿秀,歡迎關注。

本號致力于“好文”推送,并對文中觀點保持中立,所發內容僅供學習、交流之目的。版權歸原作者或機構所有,若涉及版權問題,煩請留言聯系。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