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規劃的職業生涯和可以規劃的人生成功

 

在過去近二十年的招聘過程中,“職業規劃”這個詞出現得越來越高頻。大致的意思,是要想明白自己這輩子想做什么、想成為什么樣的人,并且從現在就開始為此努力。

乍一聽挺有道理的樣子。胸懷大志的應聘者們,想做銷售的問多久能夠當經理,想做研發的問有多少人歸他管、或者多久能夠當研發總監,甚至還有問多久能退休的。


01

 

面對這壯懷激烈的場面,我萬分羞愧地反思了很久,發現我自己可能是完全沒有“職業規劃”的人。

中學里我最崇拜的人是愛因斯坦,高考的所有志愿都填了各個大學的數學系或者物理系理論物理專業。這個“職業規劃”又早又堅定。可是!我的高考分數線被當時的高考錄取辦公室弄丟了!等到找回來的時候,只能勉強被錄用到了一個省內招生大學的生物系。

既來之則安之。我把“職業規劃”降了一格,決定以后就馬馬虎虎當個學部委員吧(就是后來的中科院院士了)。十多年白駒過隙,我坐在自己的教授辦公室里,才慢慢明白:我的院士之夢其實取決于能否拿到相應的研究經費,經費又取決與審批經費的那些大佬們的某個夢想……這個“職業規劃”眼看著就“大夢誰先覺、窗外日遲遲”了。

到了三十五歲,眼看著長安路遠、行囊空空(當時的教授工資實際拿到手每月1407元人民幣),我決定開啟“商人重利輕離別”的模式:開發個藥物什么的,“邊庭上一搶一刀,博個封妻蔭子,也與祖宗爭口氣”,定個小目標就是“先把諾貝爾獎賺回來”,何況治病救人也算是功德一件吧?斗志昂揚地獲得了第一個藥證,公司卻被“職業規劃”不一致的投資商逼到了懸崖邊上,痛心疾首之余,我才意識到什么“職業規劃”都不管用!

從頭開始,已經沒有失敗再改方向的機會了。公司運行只有一個目標:生存下來!每年制定一個節點、集中所有的資源都押上去!獲得臨批做臨床、獲得藥證抓質量管理、獲得招標跑市場、扭虧為盈做上市、做好一個醫藥領域做第二個領域……于是我們活下來了。


02

 

喘著氣、回頭看,職業不可能完全被規劃。我曾經的所有“職業規劃”都只是一種基于自身利益和當時個人眼界的欲望體現。謝天謝地,我當時對這些規劃不堅定。也許,沒有人對這樣的“職業規劃”很堅定。

但是人生成功是可以規劃的:做任何一件事情都努力做得比周圍的人稍微好一點,為團隊和社會做出更多的貢獻,晚上睡覺前為明天的任務多想一分鐘,在困難面前多咬一分鐘后槽牙,你就能夠比世界上絕大多數人成就更多的事情、獲得更多的機會、自然而然地占有更多的資源、承擔更多的責任。

男兒何不帶吳鉤,收取關山五十州。這不是“職業規劃”,是責任。

摘自:我武維揚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