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國理工報告三張圖改變英美防疫政策,中國面臨第二波攻擊?

導語:帝國理工報告稱,新冠肺炎大流行或致英國25萬,美國120萬人死亡,中國防疫措施是否長期有效以及社會和經濟成本是否可以降低尚待觀察。

全球疫情觀察

世界衛生組織3月17最新疫情數據顯示,在過去24小時,又有8個包括貝寧、利比里亞、坦桑尼亞、巴哈馬、索馬里等國家/地區首次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全球新冠肺炎確診病例累計達到184976例,死亡病例7529例,已報告病例的國家和地區達159個。3月17日中國大陸新增13例新增死亡病例11例(湖北11例),中國新冠肺炎總病例數為81090例,死亡病例3122例。

 

全球疫情地圖,截至3月17日,WHO,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57

 

全球新冠流行病曲線,截至3月17日,WHO,Coronavirus disease 2019 (COVID-19) Situation report-57

據荷蘭媒體BNO Newsroom剛發布消息,全球累計確診新冠肺炎病例已超過20萬例。其中7990人死亡,82037人治愈康復,110044人仍在治療當中。

來源:荷蘭BNO Newsroom

世界衛生組織17日表示,該組織位于瑞士日內瓦的總部有兩名員工確診感染新冠肺炎,目前在家隔離。

 

美國新冠肺炎分布,來源:ABC NEWS

 

目前美國至少有100人因新冠肺炎死亡。周二晚間,西維吉尼亞州成為第50個報告病例的州。美國公共衛生官員指出,目前國內疫情已到達臨界點,若民眾不認真看待防疫,美國可能會面臨疫情爆發狀況。目前,美國已知的冠狀病毒感染病例已超過5600例,其中101例死亡。美國大約一半死亡病例發生在華盛頓州,其中至少30例與西雅圖一家老年護理機構有關。大多數死亡患者年齡在60歲以上。

 

隨著美國檢測能力的顯著提高和病毒的迅速傳播,美國確診人數或將持續上升。

 

歐盟及英國地區病例情況,歐盟CDC

 

歐洲地區病例3月17日達61098例,歐洲領導人決定,將至少26個國家與幾乎所有來自世界其他地區的游客隔離開來,為期至少30天,以阻止冠狀病毒的傳播。這是現代歐洲歷史上除戰爭時期以外從未發生過的狀況。

 

深度解析帝國理工最新報告

 

 

Impa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NPIs) to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 and healthcare demand,DOI: https://doi.org/10.25561/77482,報告直接下載詳情參見:https://www.imperial.ac.uk/media/imperial-college/medicine/sph/ide/gida-fellowships/Imperial-College-COVID19-NPI-modelling-16-03-2020.pdf

 

近期倫敦帝國理工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 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Centre for Global Infectious Disease Analysis) 近期(3月16日)最新發表題為“Impa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NPIs) to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 and healthcare demand”研究報告,該報告主要闡述非藥物干預(NPI)降低新冠肺炎病死率和醫療保健需求的影響。

 

這份研究報告是MRC全球傳染病分析中心由主任流行病學教授尼爾弗格森 (Neil Ferguson) 領導的新冠肺炎應對小組主導的。這份報告直接影響了英國政府改變此前既定的“群體免疫”防疫政策轉變為抑制策略。也大大提升了英國政府對抗冠狀病毒的積極性。這意味著英國將努力避免盡可能多的人感染該疾病,并采取嚴格的措施來維持低水平暴發,直到獲得疫苗為止,時間可能一年甚至更長。

 

https://www.nytimes.com/2020/03/16/us/coronavirus-fatality-rate-white-house.html

 

據3月16日,《紐約時報》報道稱,這份報告也被提交至白宮,也直接影響美國特朗普政府采取更加積極的防疫政策,諸如出臺禁止10人以上集會的聯邦防疫指南。

 

帝國理工這份最新報告通過對不同的防疫策略和結果進行了研究建模,特別是針對英國和美國的情況,評估了多項公共衛生措施,所謂的非藥物干預措施(NPI)的潛在作用,旨在降低人群中的接觸率,從而減少病毒的傳播。報告結論認為,任何一項孤立干預的效果都可能受到限制,需要將多種干預聯合實施才能對傳播產生重大影響。

 

路透社

 

報告指出,新冠肺炎(COVID-19)大流行的全球影響是深遠的,自1918年H1N1流感大流行以來,成為當代最嚴重的公共衛生威脅。帝國理工報告估計,僅在英國,就可能導致25萬人的死亡,美國則或高達110萬-120萬因新冠肺炎而死,重癥監護病床的需求超過供應量的八比一。該團隊預測,采取激進策略仍將導致“數千或數萬”的死亡。并且這些措施需要持續數月甚至才能保持抑制感染暴發,直到疫苗接種。

 

尼爾弗格森 (Neil Ferguson) 對媒體表示:“我們可能會生活在一個完全不同的世界中,甚至超過一年。”該團隊成員阿茲拉·加尼(Azra Ghani)表示,如果對模型進行模擬,就可以模擬出與新措施類似的情景,包括全體民眾的社交疏離,家庭隔離等,使總死亡人數降至約20000。

 

報告指出目前能做的主要有兩種基本策略:一是,緩解措施(mitigation),其重點在于減緩但不一定阻止流行病的傳播-降低流行高峰產生的醫療保健需求,同時保護那些最有可能患嚴重疾病的人免受感染;二是,壓制/抑制措施(suppression),目的是扭轉流行病的增長,將發病數量減少到較低水平,并無限期維持這種情況(中國當前屬于此種)。

 

但這兩種措施均面臨重大挑戰。研究團隊發現,最佳的緩解政策(結合可疑病例及密切接觸者的家庭隔離以及老年人與其他有嚴重疾病風險的人進行社會疏離)可以將流行病發病高峰期醫療需求減少2 / 3,死亡人數減半。但是,即使這樣,這場新冠肺炎流行病仍然可能導致數十萬人死亡,而醫療系統(特別是重癥監護病房ICU)仍將超負荷運轉。報告建議對于有能力實現這一目標的國家,將“壓制”作為首選的政策選擇。

報告稱,“壓制”措施可能對衛生系統產生負面影響,因為這可能會嚴重削弱英國國家醫療服務體系(NHS),因為其員工可能被迫留在家里照顧孩子,多達三分之一的護士有學齡子女。采取這種嚴格的抑制措施的主要挑戰在于,一旦放松干預措施,傳播將迅速反彈。因此需要將它們保持在原位,直到接種疫苗為止(可能需要18個月以上的時間)。研究表明,由疾病監測趨勢引發的間歇性社會疏離可能使干預措施在相對較短的時間范圍內暫時放松,但如果或當病例數反彈時,就需要重新采取措施。

 

最后研究強調,盡管在中國和現在的韓國的經驗表明,在短期內抑制是可能的,但是否有可能長期有效以及社會和經濟成本是否可以降低尚待觀察。

 

該報告研究了五種不同的非藥物干預措施(NPI),病例家庭隔離(CI)、自我隔離、>70歲的老年人社會疏離(SDO)、全人群社會疏離(SD)、關閉學校/大學(PC)分別實施和聯合實施,如下所述,請注意有關將遵守的人口比例的假設。

 

Impact of non-pharmaceutical interventions (NPIs) to reduce COVID19 mortality and healthcare demand,DOI: https://doi.org/10.25561/77482

 

在研究緩解策略時,報告假定政策執行時間為三個月(70歲以上人群的社會疏離除外,假定該策略將持續四個月),而抑制策略則假定有效期為五個月或更長。

 

帝國理工報告由此給出了三種不同策略場景的模型結果:1)根本不采取任何行動;2)緩解措施;3)抑制措施。

 

圖1,英國和美國不采取任何措施的情況。(A)以英國和美國,每100000人口每天的預計死亡人數。(B)美國各州的病例流行軌跡,DOI: https://doi.org/10.25561/77482

 

報告顯示,英國與美國將在未來三個月內達到每日死亡人數的峰值,將感染81%的人口,英國將有約51萬人死亡,而美國則將有220萬人死亡,而且沒有考慮到醫療衛生系統對病死率造成的潛在負面影響。兩國流行病的流行時間是近似的,預計該流行病在美國比在英國中更廣泛,并且在稍后達到高峰,這與美國的地理規模較大,導致各州(圖1B)的局部流行病相比英國更為明顯。英國病死率將高于美國這與英國較多老齡人口有關。

 

圖2,英國各緩解策略方案不同的重癥監護(ICU)床位需求。黑線表示未采取任何措施。綠線表示一項緩解戰略,關閉學校和大學;橙色線表示病例隔離;黃線表示病例隔離和家庭隔離;藍線表示前者再加70歲以上老人隔離。藍色表示假定這些干預措施仍然存在的3個月,紅線表示英國ICU收治能力。

 

若不采取任何措施,預計4月第二周將超過兩國現有的重癥監護病床的容量,最終ICU或重癥監護病床的需求最終將超過兩個國家的最大供應量的30倍以上。即使是采取最嚴格的措施,最終這場流行病需要的 ICU 的需求量也遠超兩國的ICU收治能力。

 

緩解措施的目的是通過使流行病曲線變平,減少峰值發病率和總體死亡來減少流行病的影響(圖2)。由于緩解的目的是使死亡率最小化,因此需要在盡可能多的流行期間保持干預措施,一旦取消干預措施,便會再次發生第二波流行。

 

這是英國的圖表3(藍色陰影部分是表示至少應采取措施的五個月期間),B圖放大的局部版本,可以看到哪種抑制策略最有效(紅線是英國醫療系統的容量)

 

帝國理工報告認為,這種策略將從引入干預措施后大約三周的高峰期減少重癥監護需求,若維持干預政策則會開始下降。盡管政策有效性存在許多不確定因素,抑制策略實施包括將四個干預措施組合在一起以在五個月內“使曲線變平”,預計會產生最大的影響,但這樣的聯合策略最有可能確保重癥監護需求保持在醫療系統容量之內。

 

放寬干預措施后(在圖3中的示例中,從9月開始),感染開始增加,導致預計今年晚些時候的達到流行高峰。暫時性抑制策略越成功,但由于大多數人缺乏群體免疫力,預計在沒有疫苗接種的情況下流行高峰來的越晚。

 

這是美國的情況表(藍色陰影部分是表示至少應采取措施的五個月期間),B圖放大的局部版本,可以看到哪種抑制策略最有效(紅線是美國醫療系統的容量)

 

在這里,很多人可能會說,廣受批評的“群體免疫法”開始看起來不再那么瘋狂了,不是嗎?我們為什么不追求呢?

 

對于R0=2.2,以英國為例的抑制策略的自適應觸發示例,考慮了所有四種干預措施的策略,100個ICU病例觸發開啟抑制策略,50個ICU病例則有關閉抑制。每周ICU發生率以橙色顯示,策略觸發為藍色。

 

帝國理工報告有更好的策略(考慮到實施群體免疫可能僅在英國就可能導致成千上萬的死亡)即“適應性政策”,在流行初期采取了非常嚴格的措施之后,社會疏離(加上關閉學校和大學)只有在ICU患者每周確認的病例發病率超過某個閾值(“開啟”閾值)(100)之后才會開啟;如果ICU病例的發病率降至某個“關閉”閾值以下,則可再次放寬。

 

表3顯示了在100到3000例重癥病例的觸發條件下,在3個月內以英國為例在全國范圍內應用的一系列單一和聯合NPI干預措施對死亡和ICU能力的相對影響。R0(在2.0-2.6范圍內)以及IFR在0.25%- 1.0%范圍。

 

但這種做法對于R0和病毒的嚴重性(即需要ICU入院的病例比例)都具有不確定性。

 

除此之外,報告指出中國強力公共衛生措施實行全社會隔離,迅速減少了在所有地方繼續傳播的機會。這些干預措施將R0降至1以下。最近措施開始放寬,在未來幾周觀察中國的流行局勢對其他國家防疫政策將提供寶貴信息。

 

需要指出的是,中國可能面臨再次暴發風險,近期武漢門診連續5天發現新冠病例,這表明病毒存在未知來源,也就是說病毒來源尚未完全搞清。這是一個危險的信號,意味著在未消除傳染源之前或將會有不斷散發病例發生,如果全面放松防疫措施,將很大可能發生第二波的社區傳播。這份報告也對我國公共衛生政策決策具有很大借鑒警醒意義。

來源:梅斯醫學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