堅決“流感化”抗新冠,美國這次要栽?

來源:華爾街見聞(ID:wallstreetcn)研究所,文中觀點不構成投資建議。
觀看視頻更精彩,以下是視頻對應的文字版:
今天我們來聊聊已經全球大爆發的疫情。
全球疫情愈演愈烈,顯然已經失控。此刻的歐美如同一個月前的中國,他們本有著充裕的時間“抄中國的作業”,卻為何依然淪落至此?
這其中尤以美國最為典型,哪怕早在年初就獲得了新冠的疫情的通報,美國仍然堅持“流感化”措施應對新冠。在這種思維的引導下,歐美甚至一度以戴口罩為恥,西方是酒照喝、舞照跳,吃著火鍋唱著歌就迎來了新冠的大爆發。

是什么讓全球醫學最發達、綜合實力最強勁的國家做出如此決策?這里或許有傲慢、自大,但更多的是歷史的成功經驗,精細的利弊權衡。“抄作業都抄不好”或許是個不錯的段子,而全球第一強國的決策不是如此簡單的,我們將在這個視頻詳細的告訴你這一切。
先說我們的結論:盡管有經驗有能力,但美國這一次懸了,我們會算給你看。
一切要從11年前的那場全球病毒大流行說起
美國是一個流感大國,常年數千萬人感染流感,可以說是世界上應對流感經驗最豐富的國家,而在2009年就發生了一場最終覆蓋全球的傳染病:H1N1甲型流感,而美國應對這場流感的經驗奠定了當前面對新冠的基礎。
在2009年,美國最后沒能控制住H1N1疫情,全美約6000萬人感染,但美國社會經濟和金融市場卻在期間平穩運行,沒有受到太大沖擊。
知古可以鑒今,今天我們就來給大家介紹一下11年前那場流感,一個人類抗擊傳染病的經典案例。
這場流感源起于墨西哥,隨后蔓延至美國,最終沒能控制住,向全球擴散,至今每年仍帶走數萬條生命。
鑒于很多同學已經通過其他媒體和自媒體對這場流感有所了解,我們將在大致科普流感傳播過程之后,重點介紹墨西哥和美國的疫情應對舉措,分析為什么連全球醫藥技術最先進,經濟最發達的美國都沒能控制住疫情?為什么最后疫情明明蔓延全美,美國人卻認為那次疫情防控很成功?
我們還將帶大家分析:美國這次繼續“流感化應對”措施,能夠防住來勢洶洶的新冠病毒么?決定美國“流感化”應對方案能否成功的關鍵因素是什么?

01
疫情如何爆發

讓我們先梳理一下疫情爆發的過程:
首先是3月中旬,墨西哥韋拉克魯斯州突然爆發群體性流感,在接下來的一個月中,墨西哥中部和北部肺炎病例不斷增多。
4月15日開始,美國加州和德州陸續出現多例感染病例,專家懷疑病毒已經開始人傳人。
4月23日,美國疾控中心首次召開新聞發布會,向全球公布疫情。
4月25日,墨西哥宣布全國進入緊急狀態,并關閉中北部各州學校、圖書館等公共場所。世衛組織(WHO)總干事陳馮富珍宣布2009年 H1N1疫情為國際關注的突發公共衛生事件,即PHEIC。
4月26日,美國政府宣布全國進入公共衛生緊急狀態。
但這些舉措并沒有能夠控制住疫情,在接下來的一個多月時間中,甲型H1N1流感疫情迅速以無法阻擋的速度向全球蔓延。病毒開始從美國和墨西哥向美洲、歐洲、亞洲、大洋洲、非洲擴散。
7月,世衛組織認為由于病毒已經廣泛傳播,對每個病例進行檢測既沒有必要,也增加了檢測機構的負擔,不再要求已出現大量病例的國家定期監測并匯報病例數。
9月15日,甲流疫苗進入大規模量產。

圖為2009年12月20日,美國總統奧巴馬接種H1N1流感疫苗

2009年11月開始,病毒流行逐漸減弱,到2010年5月,病例數急劇下降。
2010年8月10日,世衛組織宣布持續了將近16個月的H1N1甲型流感流已經結束,并宣布H1N1流感大流行已進入大流行后時期。這場歷時16個月的世界范圍的H1N1流感,造成約1.85萬人死亡,出現疫情的國家和地區達到了214個。
據事后的模型估計,美國國內H1N1流感的感染人數可能達到6000萬,相當于五分之一的美國人口,其中死亡人數超過1.2萬。而全球可能最多有2億人感染,超過20萬人死亡,如果算上H1N1流感引發心臟衰竭等并發癥造成的死亡,死亡人數可能達到40萬。

02
為何沒有防住H1N1?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首先要知道一個基本常識,傳染病之所以成為傳染病,就是因為病原體可以通過空氣、水、皮膚等介質向周圍傳播。
而且一旦不受控制,傳染病的傳播速度是指數級,普通疾病再難纏,也只是算術級增長。通俗的講,普通疾病的增長可能是1,2,3,4,5……而傳染病的增長則是1,2,4,8,32……
這正是傳染病的可怕之處。
人類與傳染病過去幾千年的斗爭經驗告訴我們一個顛撲不破的真理,在沒有特效藥的情況下要控制好疫情,人類有且僅有一個辦法,就是隔離,隔離,隔離!

2003年非典為什么能在爆發當年就徹底撲滅,再也沒有重現人間?因為中國在疫區實行了嚴格的隔離。

03
美國防控H1N1:流感化處理

如果說墨西哥防疫失敗是因為強制隔離措施不到位,那么美國則是因為壓根就沒想強制隔離。美國人只是將H1N1當做“加強版流感”來對待。
和墨西哥又是封城,又是停課停工不同的是,美國的防疫措施堪稱“佛系”。在整個疫情期間,美國政府沒有對個人進行大規模強制性隔離,也沒有對學校、企業、商場等人員集中場所強制關停,更沒有封城這樣的出行限制。
美國只是由美國疾控中心(CDC)出面,對民眾給予防護建議和指導,具體采取怎樣的措施(如學校是否停課)仍舊取決于機構和個人。這也是最后H1N1蔓延全美的核心原因。
到后來已經無法統計確切的病例和死亡人數,研究機構只能通過模型來估算美國的感染人數是6000萬,死亡人數1.2萬。這意味著每五個美國人中就有一個人感染

04
美國人為什么不強制隔離?

那么,為什么美國不采取強制隔離政策呢?這背后的原因非常復雜,我們嘗試站在政府決策者的角度思考,認為當時美國政府要權衡兩個主要問題:
1、首要考慮的當然是經濟因素。隔離意味著大規模的停課,停工,停業,這對社會經濟和金融市場將造成巨大沖擊。當時美國經濟正從08年金融危機的泥潭中向上爬,大規模的隔離可能對會重挫本來就脆弱的經濟。
在撲滅疫情和經濟發展之間,美國人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后者。
事后,美國媒體也普遍認為美國政府對于此次疫情的防控總體是成功的,疾控中心(CDC)在疫情防控中的表現專業而迅速。比如《紐約時報》就在2010年1月的文章中贊揚稱,美國聯邦政府一系列快速而又保守的決策取得了良好的結果,在遏制流感的同時,將之對經濟的破壞性影響減少到最低程度。
數據顯示,疫情對美國經濟的影響確實有限,甚至可以說忽略不計。2009年美國經濟正在從金融危機中恢復,GDP增速節節攀升。全年四個季度經濟增速分別為-4.4%,-1.6%,1.5%和4.5%。
分行業來看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零售、運輸、餐飲、休閑等行業的增速二季度也較一季度大幅攀升只有教育業受到了較大沖擊

金融市場對疫情反應也極為有限,僅在2009年6月中下旬至7月上旬新增H1N1患病人數大幅增加的時期,標普500也有所下跌,但很快反彈。

2、美國政府第二個要考慮的,是醫療資源占用的問題。醫院的醫生和病床數量是有限的。如果大規模隔離所有疑似病例,那么勢必會對大量現有醫療系統造成占用,這就可能會導致很多普通感冒,甚至癌癥、心血管疾病等患者無法及時接受治療。
而所有其他病患的人數顯然要比甲流病人更多,為了少部分病人犧牲大多數人的醫療資源,這是否合適?如果沒有證據顯示甲流大規模傳播會造成嚴重的經濟社會后果,美國政府恐怕很難做這個決策。
也就是說美國人想得很清楚:經濟沖擊、醫療資源占用帶來的社會損害會比甲流更大。
但流感化應對也帶來了一個巨大的倫理爭議。H1N1造成的死亡病例絕大多數是身體抵抗力差的老年人,或者是本就有基礎疾病的病人。而不做任何隔離措施相當于把這些弱者直接暴露給了病毒。這就相當于做了一場“社會達爾文主義”試驗,弱者被淘汰。
這公平嗎?這個問題在今天的新冠中仍然存在,并且更加尖銳。

05
什么決定了美國佛系抗疫成敗?

這是一個數學問題

 

一切跡象都表明,美國此次依然將新冠肺炎當做“加強版流感”來對待。這當然遭到了中國網友的各種花式吐槽和嘲諷,不少人都等著看美國的笑話。
但華山醫院感染科主任張文宏卻公開表示,大家不要擔心美國,美國目前應對的很好,可防可控。
顯然,在美國人看來,新冠病毒就是加強版流感,無需大動干戈加以對抗,把它當做流感來應對即可。只要最后死亡人數控制在可控水平,對社會經濟的影響溫和,那么新冠疫情的防控就是成功的。
目前,美國在各個場合都要求輕癥患者在家隔離,這意味著更多家庭成員可能被感染。哈佛大學教授林希虹和武漢一線醫務工作團隊的最新論文顯示,在家隔離時平均每個患者感染1.25人,而方艙醫院等集中隔離措施的平均感染人數只有0.3。
從2009年H1N1甲流的歷史經驗,以及目前其他國家的防疫情況來看,如果美國政府延續目前“流感化”應對的舉措,那么可以預計,新冠在美國的爆發和流行可能只是時間問題。
現在我們需要關注的問題,是疫情爆發之后,美國人的情緒是否會依然淡定,對經濟社會的影響是否依然像2009年那樣溫和。而這個問題則取決于兩個數字:致死率和重癥率
正如《紐約時報》所說,2009年H1N1疫情防控的“成功”背后也有不少運氣(luck)的成分。如果H1N1的致死率再高一些,或者如果重癥率再高一些,美國是否能夠應對過來,這就值得懷疑了。畢竟當時一些主要醫療機構的接診能力已經有點吃不消。

美國人現在高度關注死亡率的數字,這可能決定了他們目前的應對措施是否正確。要知道,2009年H1N1疫情死亡率僅0.02%,他們當然可以氣定神閑。那么新冠的死亡率是多少呢?世衛組織總干事說目前全球平均死亡率高達3.4%。這個數字就很高了,相當于2009年美國H1N1死亡率的170倍,比1918年西班牙大流感2%-3%的死亡率還要高。
下面這張圖中的數據來自中美兩國的CDC,我們可以看出,流感和新冠患者死亡率雖然都是隨著年齡增長而不斷上升,但新冠的死亡率明顯要比流感要高得多。

目前,新冠的死亡率究竟有多高,已經成為全美朝野上下爭論的焦點人們質問特朗普:3.4%這么高的致死率,你告訴大家按照流感來應對,這是妥妥的應對不力啊,你這個總統怎么當的?
特朗普則反駁說,世衛組織說這個數字是錯的。他說很多輕癥的患者自己在家就自愈了,沒有去醫院就診,也就沒有納入統計,所以3.4%的致死率是高估了。他認為致死率肯定要比1%低得多。
到底誰說得對?其實呢,最終的死亡率和患者是否得到充分的醫療救治有很大關系。過去一個多月的戰疫經驗告訴我們,在醫療資源充裕,新冠患者能夠得到有效的救治的情況下,死亡率尚且處于可控水平。目前中國除武漢以外地區的死亡率為0.7%,且其中多為體弱的老年人和本來就有基礎疾病的人群。
但如果疫情在人口密集的城市中大規模爆發,導致恐慌的民眾去擠兌有限的醫療資源。大量只是普通感冒和發熱的人都涌入醫院,不僅導致很多真正的新冠患者看不上病,還會在醫院造成交叉感染,令疫情加速惡化。
即便是再富裕的國家,醫療資源也是有限的。所以目前所有國家都在竭力做的事情就是安撫民眾,避免出現集體性恐慌。否則再多的床位也裝不下擠兌的民眾。
所以,張文宏醫生最近也連續發文表示,只要發達國家的醫療系統不發生擠兌,讓重癥患者得到及時的醫治,就可以把致死率控制在1%左右,這就是一個可以接受的水平。但見聞研究所經過仔細計算后發現,即便大家不去擠兌醫療系統,美國醫院現有的床位也遠遠不夠。美國這次可能沒那么樂觀。
為什么這么說呢?
在大家不擠兌的情況下,而對床位的需求主要就看重癥率。根據世衛組織、中國衛健委和美國CDC的官方數據,新冠病毒患者有20%為危重癥,需要入院治療,而H1N1流感只有不到1%。也就是說,如果總感染人數差不多,那么新冠疫情對醫院床位的壓力是H1N1流感的20倍。
讓我們來做一個簡單的數學模型估算
假設美國這次新冠病毒感染比例和美國每年普通流感相當,都是 10%。美國目前總人口3.31億,應該有3300萬人感染。根據衛健委公布的報告,新冠病人中13.1%為重癥,6.8%為危重癥,合計為20%。3300萬的20%就是660萬人患者需要住院。假設這些病人是半年內以均勻的速度涌入醫院,每人住院半個月(湖北是20天),那么660萬除以12得到55萬,這是新冠病人所需要的病床數量,假設其中30%的危癥病人需要進入ICU 病房,那么需要16.5萬張ICU病床。
我們查閱到2015年,全美國醫院床位數量約90萬張,其中ICU病床10萬張。當然這些病床還有很多其他病人要用,不能全部給新冠病人。2015年美國ICU病床利用率為68%,我們就假設所有床位的都是70%的利用率。剩余可以給新冠病人的閑置床位就是27萬張和和3萬張。也就是說,根據我們的模型估算,全美一共短缺55-27=28萬張床位,其中僅ICU床位就缺16.5-3=13.5萬張
當然,這只是一個簡單的假設,由于傳染病疫情的爆發式增長曲線,實際情況中病人會在某個發病高峰期集中涌入醫院,而不是模型中那樣以均勻速度涌入醫院。這在短時間內造成的床位壓力就會更大。這還沒有算對醫生,護士,呼吸機,防護用具等其他醫療資源的缺口。
就算床位可以騰挪和新設,器材可以生產,醫療人員是否可以快速補充,是否忍受能夠夜以繼日的加班,都是實際面對疫情時需要考慮的問題。我們不禁為美國捏一把汗。
3月10日,國際大行邀請美國一位流行病專家做了內部分享,介紹了目前歐美疫情防護形勢,我們看完后只能說真的非常嚴峻,這里摘幾條給大家做一下了解
  •  韓國每天檢驗能力是15000人,美國只有2500人,而且美國現在只對重癥做檢測,據他預估美國現在至少有1萬例。
  • 新加坡模式沒法復制去美國,新加坡每個case都能track到源頭,美國根本做不到。
  •  意大利已經控制不住了,只好封國,法國馬上會變成下一個意大利。
  • 死亡率和醫療系統的承受能力密切相關,美國的人均床位在OECD發達國家經濟體里就排在18-19樣子,低于歐洲。
  • 美國現在還只是武漢1月中的狀態,預計全國范圍的學校休學估計也快了,雖然得一個個州解決。
可能有人說,不對啊,美國目前已經不是佛系了,特朗普已經宣布國家進入緊急狀態,政府已經全力抗疫了。
但我們仔細研究了特朗普所謂“緊急狀態”的措施,包括加強醫療資源準備,開放患者免費測試,給人們提供休假經濟補貼等等。絕大多數措施都是在加強已經感染人群救治,而不是通過強制隔離預防疫情蔓延,僅有的一些軟性隔離和社會疏離措施已經被歐洲國家證明效果有限。
目前的“緊急狀態”充其量只能延緩,而不能阻止新冠疫情在美國爆發的趨勢。未來幾個月美國抗疫的成敗,還是要回到醫療系統對重癥患者的接待能力上。
可見,此次新冠疫情無論是死亡率,還是重癥率,都遠高于2009年H1N1流感美國的佛系應對能夠再次像2009年那樣成功,一切都取決于美國在現有的醫療資源下,是否能夠控制住新冠疫情的死亡率。這個難度不小,我們拭目以待
眼看著新冠疫情在海外蔓延愈演愈烈,人類想要像SARS一樣徹底撲滅新冠病毒的可能性已經不大。目前全球各國的各種防控努力,只是盡最大能力遏制疫情發展。未來能否最終控制疫情,主要的希望可能只有氣溫、神藥和疫苗了。
但這三個希望卻不是萬能的,各有各的局限,具體見聞研究所將在下一期欄目中和大家一一詳細解析,敬請期待。
好了,今天的節目就到這里,歡迎關注、在看、轉發三連,和見聞研究所一起見證更多的地球奇聞。

因為某些原因,有的內容只能發在B站,比如近期的“口罩自由為何這么難?”,歡迎大家到B站關注“見聞研究所”。

摘自:見聞研究所 華爾街見聞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