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唯一一位被治愈的艾滋病人

正文

 

截至目前為止,只有一個人被認為完全治愈了HIV——他就是“柏林病人”布朗。但是究竟是什么療法治愈的,卻沒人能夠說清楚。

整理:小明月

來源:干細胞者說

 

  當前的艾滋病病毒(HIV)/艾滋病(AIDS)治療力爭能夠控制這種疾病,但任何治療的最終目標都是完全消滅這種病毒。不幸的是,完全消滅HIV是一項非常艱巨的任務。

  截至目前為止,只有一個人被認為完全治愈了HIV——他就是“柏林病人”Timothy Ray Brown,但是究竟是什么療法治愈了Brown的艾滋病卻沒人能夠說清楚。

  現在,通過在猴子身上的最新實驗,人們發現了更多的證據,研究人員認為向Brown先生捐贈骨髓的人起到了不可或缺的重要作用,原因都在于這位捐贈者身上發生的一種罕見變異。

  2007年,Brown在德國一家醫院進行白血病治療后,他體內的HIV病毒完全消失。在進行白血病治療時,Brown首先接受放療,用來殺死癌細胞和骨頭里制造癌細胞的干細胞,隨后通過骨髓移植(造血干細胞)手術,植入了一位健康人的骨髓,以產生新的血細胞。

  接受治療后,Brown先生的白血病有所好轉,而且體內的HIV病毒水平也急劇下降,儀器也無法檢測出。令人欣喜的是,一直到現在Brown都沒有檢測出HIV病毒,更令人吃驚的是普通HIV病人要服用的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他也一直沒有服用。

 

 

1、可能的原因

 

  Brown身上發生的改變,可能是由于骨髓捐贈者身上的一種罕見基因突變導致的,這種變異會作用于人體CD4+ T免疫細胞上——也是HIV病毒的主要感染目標——變異會讓CD4+T細胞對HIV病毒具有抗性。

  該基因名為德爾塔32突變基因,能夠讓免疫細胞形成CCR5感受器,可以阻止病毒進入免疫細胞。

  第二種可能,在治療的開始階段,輻射已經殺死Brown體內所有含有HIV病毒的細胞。

  第三種可能,新的免疫細胞攻擊了Brown體內自帶的細胞,這被稱為“移植物抗宿主病”(graft-versus-host disease)。這些新的免疫細胞也許殺死了Brown體內的HIV宿主細胞,且沒有被放療殺死

 

2、究竟是哪種原因?

 

  艾莫利大學病理學家Guido Silvestri和同事對三只猴子進行了和Brown同樣的療法。三只猴子感染了猴-人免疫缺陷病毒(Simian-Human ImmunodeficiencyVirus,簡稱SHIV),研究人員先對猴子進行了一定時間的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治療,隨后猴子會進行放療,并接受自體造血干細胞移植——研究人員在猴子感染SHIV之前提取了它們的骨髓。

  研究人員發現放射殺死了猴子體內絕大多數血細胞和免疫細胞,以及99%的CD4+T細胞。研究人員認為這項發現也許能夠證明,Brown的康復是接受放療的結果,隨后研究人員發現一只的骨髓幾周后產生了沒有HIV病毒的血細胞和免疫細胞,因為每只猴子移植的都是自體細胞,所以排除了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可能性。

  但是在研究人員停止向猴子進行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治療后,三只猴子中的兩只猴子體內的病毒水平又快速反彈。

  第三只猴子腎衰竭,研究人員對它實行了安樂死,死亡時體內大量組織中都含有一定水平的HIV病毒,所以,該療法沒有治愈這三只猴子。

  研究支持了“放療能減少HIV水平,但不足以抹殺全部病毒攜帶細胞”的觀點。研究人員說,柏林病人之所以能夠康復,要么是骨髓捐贈者的突變基因,要么是移植物抗宿主病,這兩者之一起了關鍵性作用。

  柏林病人的療法至少已經用在兩名患有淋巴瘤的HIV病人身上——不過這兩位病人的骨髓捐贈者都沒有CCR5罕見突變。經過放療后病人體內的HIV數量有所下降,但是過了了移植物抗宿主病的可能性。

  但是在研究人員停止向猴子進行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治療后,三只猴子中的兩只猴子體內的病毒水平又快速反彈。

  第三只猴子腎衰竭,研究人員對它實行了安樂死,死亡時體內大量組織中都含有一定水平的HIV病毒,所以,該療法沒有治愈這三只猴子。

  研究支持了“放療能減少HIV水平,但不足以抹殺全部病毒攜帶細胞”的觀點。研究人員說,柏林病人之所以能夠康復,要么是骨髓捐贈者的突變基因,要么是移植物抗宿主病,這兩者之一起了關鍵性作用。

  柏林病人的療法至少已經用在兩名患有淋巴瘤的HIV病人身上——不過這兩位病人的骨髓捐贈者都沒有CCR5罕見突變。經過放療后病人體內的HIV數量有所下降,但是過了幾個月后又再次上升,所以病人不得不再次接受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治療。幾個月后又再次上升,所以病人不得不再次接受抗逆轉錄酶病毒藥物治療。

  HIV 相關淋巴瘤主要發生于較晚期的AIDS病人,其外周血CD4+T細胞常低于100/μL。因此,淋巴瘤的發生主要與病人細胞免疫功能缺陷程度嚴重和持續時間長有關。

  大部分HIV相關淋巴瘤,屬于高度惡性淋巴瘤,其組織類型為彌漫性大B細胞性(免疫母細胞變異型)或Burkitt樣淋巴瘤。并且80%以上系統性淋巴瘤在發病時已為臨床Ⅳ期。因此,多數病人不宜用局部的手術和(或)放射治療,而必須接受全身治療。

 

3、這個是正確答案嗎?

 

  知乎有位大神是這么解釋的:

  “柏林病人”的治愈從專業角度來說是這樣的。他是白血病患者,同時是艾滋病的攜帶者,當時治療的時候采取的是先治療白血病,找到合適的捐獻者的骨髓進行移植的方式。

  這里首先有幾個背景知識需要補充:

  1、 HIV感染方式:CD4+T細胞是病毒攻擊的主要細胞群,病毒通過和CD4+的結合來感染宿主。

  2、 CCR5:趨化因子CCR5,細胞膜蛋白,是HIV-1入侵機體細胞的主要輔助受體之一。簡單來說,就是HIV-1病毒需要和CCR5結合然后達到構象的改變,從而侵入CD4+免疫細胞的。

  “柏林病人”的艾滋病是完全被治愈的。他接受的骨髓捐獻的供體,是”只有少數北歐人體內從在的天然抵御艾滋病病毒的變異基因”,也就是天然的CCR5缺陷型。在骨髓移植(造血干細胞)的過程中,“柏林病人”的整個免疫系統得到了重建,因為缺乏了CCR5膜蛋白,HIV-1病毒也就沒有辦法再去侵入CD4+T細胞,沒有了宿主,病毒滴度就自然下降,艾滋病也就治愈了。

參考資料:
【1】知乎網站

【2】https://www.livescience.com/48015-berlin-patient-hiv-treatment.html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