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學大賽中國隊“團滅” ,其實正是我們的機會

數學大賽中國隊“團滅

其實正是我們的機會

文 | 霧滿攔江

(01) 

2月25日,羅馬尼亞數學大師杯競賽于布加勒斯特閉幕。

 

24個國家、135名選手參賽。

 

個人排名第一的,是個以色列孩子。

 

美國隊拿下3枚金牌,總分排名第1。

 

參賽的中國隊,最好成績是銀牌第15名。總成績中國隊排名第6。

 

無緣奪金。

 

此事,就是網絡上閱讀量超過1.3億的“數學大賽中國隊全軍覆沒。”

 

網友們痛心疾首,頓足嘆息。

 

矛頭直指此前的禁奧令。

 

(02)

 

媒體報導:2010年,許多省市采取措施,禁止舉辦奧數班,叫停“奧賽”。還曾有明文規定,要求公辦學校不得將各種競賽成績、奧數考試成績、獎勵、證書等作為學生入學的依據。

 

去年教育部發文:全面取消體育特長生、中學生學科奧林匹克競賽、科技類競賽、省級優秀學生等全國性高考加分項目。

 

有網友抱怨,此次羅馬尼亞數學大師杯敗績,與此不無關系。

 

當然也有人認為毫無關系。

 

那么到底有沒有關系呢?

 

(03)

 

想知道禁奧數,與這次大賽是否有關,我們至少得弄清楚——為啥要禁奧數?

 

先來看這張圖圖:

  呵呵,國人多患奧數恐懼癥,70%的人噩夢連床,哈哈哈。

  于是這噩夢連床的七成網友,強烈要求把數學趕粗去。

 

遂有爭議連連,各種調查討論:

  討論到最后,有人突然發現——數學的存在,就是用來淘汰這70%的人的。

 

如果高考零難度,公平起見,那大家只能搖號抽簽讀名校。

 

就算一點貓膩也沒有,真正做到搖號公正公平公開……可你希望一個對數學絲毫也不感興趣的二貨,入讀名校數學系嗎?

 

二貨是樂了。

 

可國家民族的未來呢?

 

到時候高校黑壓壓擠滿文盲,真正想報效國家的人卻運氣不好,死活就搖不上這個號。何止是國際數學競賽敗北,這等于中國人辭別地球了。

 

——正是這個原因,網友們開始反思此前的禁奧賽,這是不是過猶不及,走過頭了呢?

 

(04)

 

得不到的永遠在騷動,被偏愛的有恃無恐。

 

數學金牌主教練趙斌老師稱:“此次中國隊在羅馬尼亞數學大師賽的成績屬于正常表現”。

 

趙老師反對過度的數學培訓,特別是小學階段的全民奧數熱,更是毫無必要。

 

他說:“能夠參加學科競賽的學生,只是少數人。讓合適的人做合適的事,這才符合教學規律。但現在家長普遍盲從,讓孩子做他們不喜歡的事兒。”

 

他打了個比方:如果一個地區,只有5000孩子適合進行奧數培訓,但一下子涌進2萬人,這多出來的1.5萬人,當中絕大多數是不喜歡學奧數的。但他們的成績也會通過培訓獲得提升,這就會出現這樣的結果:那些真正適合學習奧數人才,在眾多學生中成績并不十分突出,于是他就被埋沒了。

 

這話說得很委婉了。

 

意思就是說——一旦全民動員,就會出現善于考試的孩子,這些孩子對數學既無興趣也沒熱愛,但他們優異的考試天才,卻能夠擠掉那些有潛質的孩子。而最終,高分低能的善考族去了國際賽場,結果只會更尷尬。

 

(05)

 

美國隊奪冠,不是無緣無故的。

 

他們也是從坑里爬出來的。

(06) 

早些年的時候,作家陳丹燕,帶著讀高二的女兒到美國。因為女兒在國內數學成績優秀,就參加了學校的數學俱樂部。

 

但沒過多久,女兒卻要求退出。

 

為什么呢?

 

女兒解釋說:我參加數學俱樂部,是因為成績好,有優勢。

 

——可數學俱樂部里的其它孩子,不是這樣。

 

——他們就是喜歡數學,單純的喜歡,不帶絲毫功利色彩,也不考慮什么優勢不優勢。

 

所以,陳丹燕的女兒,跟那些真心熱愛數學的孩子,根本無法對話。

 

只能退出。 

(07) 

但如果只是單純的喜歡,沒有系統性的選拔,美國隊并無絲毫優勢可言。

 

——必須通過體系化訓練,把那些熱愛數學、兼具數學天資的孩子找出來。

 

這個工作,起初是由一個叫蒂圖·安德雷斯庫的胖老頭負責。這個胖子就是個數學癡,一心撲在數學上,廢寢忘食那種。

 

接下來,北京大學少年班的天才馮祖鳴,奔赴美國,幫助安德雷斯庫在原有的基礎之上,建立起了聯賽選拔機制。馮教授目前任職的學校,就是非死不可創始人扎克伯格的母校。此外,這所學校還曾出過一個狠人,是好萊塢電影《決勝21點》中賭圣的原型。

 

總之,熱愛數學的天才,與合理的選拔機制相遇,這就意味天雷勾動地火,不炸出個花團錦簇沒天理。

 

從安德雷斯庫、馮祖鳴,再到此次帶隊的羅博深教授,連續接力,建立起了極優質的天才選拔與成長體系。他們大搞全美數學夏令營,讓那些有天賦的孩子,獲得脫穎而出的機會。

 

脫穎而出的孩子,將接受圓桌教學法。教室里是張大圓桌,孩子和老師,如古時代的圓桌騎士圍坐在一起,沒大沒小,沒尊沒卑——只有對數學的興趣與熱愛,想到就說,說出來大家探討研究。

 

——這些人,無論是教練還是孩子,都是真心喜歡數學。 

——喜歡到無怨無悔,甘愿付出。

 

(08)

 

那些希望重開奧數,以全民體制模式應對變化的人,仍然是押寶思維。

 

——押對了,算你運氣好。

 

——沒押對,那就以更大的題量、更大面積的覆蓋,以更多孩子的噩夢連床,大拼人海戰術。

 

但這個模式,確實不太方便了。

 

時代變了。

 

(09)

 

此次大賽,堪稱中國人生存觀念的分水嶺。

 

從不惜一切代價求生存,變成了注重每個孩子的個性發展。

 

曾幾何時,考大學被視為改變命運的機會。縱然是對學術絲毫不感興趣,但也要不惜一切代價的考出好成績。有了大學文憑,才可以找到好的工作,先拼本科,再拼碩士,實在不行就血拼博士。

 

敢拼才會贏,會拼最精明。

 

真正失落的,是那些徒有天資,但缺乏考試技巧的孩子。

 

這是我們行進的第一個階段,求存階段。

 

至今有些家長,仍然在這樣教育孩子:好好學習,將來才有更多的好機會,更多的好發展。

 

但現在,我們已經進入第二個階段:轉型階段。

 

如數學競賽金牌主教練趙斌老師所說:可能真心熱愛數學、甚至不乏天才的孩子,數量并不多。但過量擁上來的人,壓根不喜歡數學,甚至憎恨數學,但他們會押題,懂套路,會考試。他們擠掉有天資但不擅考試的孩子,最終的目的只是找個工作,而非專注學術。

 

最要命的是,慘烈的競爭帶來強大的社會壓力,總有幾個孩子不堪其重,鑄成悲劇——每逢這個時候,社會輿論又眾口一辭要求減負,要求數學滾出高考。

 

減負,你抱怨說剝奪了窮孩子改變命運的機會。

 

競爭,你抱怨教育吃人,要求教育改革。

 

這就是轉型時期的糾結與艱難。

 

接下來是第三個階段:發展階段。

 

那些熱愛數學的人,會突破禁制,在民間舉辦數學夏令營,他們挑選的是那些真心喜歡數學的孩子。因為喜歡,付諸一切,寤寐思服,輾轉反側。做題做得人憔悴,衣帶漸寬忘了解。只有這種毫無功利取向的熱愛,才會真正做出成就。

 

到那時,社會的浮躁氣息就會少些,每個人各安其位。多數人一輩子也弄不懂數學,但他們在自己的崗位上兢兢業業。而為數不多的數學天才,專注做他們喜歡的事兒。此前,奪取他們的位置的人只為改善生活,現在,他們生活只為鉆研數學。從這個時候開始,我們才會擁有真正的未來。

 

(10)

 

這次國際數學大賽,無論是給我們自己,還是給我們的孩子,都指明了方向。

 

我們正進入個性化發展時代。

 

每個人,仍有無盡改變命運的機會。

 

只不過,此前是獨木橋,現在則是用自己的天賦、殺出一條新的路來。

 

世上本沒有路。

 

走的人多了,就成了路。

 

未來的機會,不是固定放在哪里,等你看到的——機會是你用自己的專注、自己的興趣與努力,創造出來的。

 

每個人,都有不同于別人的個性。

 

每個人,都有自己未完成的目標。

 

此前世界是單行道,為了生存,為了利益,我們不得不舍棄理想與抱負,擊敗那些真正有天資的人,只為爭奪生存機會。

 

但現在,規則變了。

 

它不是獨木橋,而是條光明大道。一端連著你兒時的夢想,另一端通向遙遠的未來。也許你喜歡的東西極古怪,但網絡商業時代,讓任何小眾的東西,都很容易找到市場。我們所需要做的只有一件事兒,熱愛生命,專注興趣,把喜歡的事兒做到極致。哪怕你只會修圖,也可以成為美圖師。哪怕你虛榮到了只喜歡穿花衣裳,也有個服裝造型師的龐大需求正等待著。你的任何愛好,都會有人需求,找到他們很容易,商業變現也不難。唯一的難處,是你接受一個新時代的變化——從由別人安排你的命運,到自主掌握命運。從東施效顰亦步亦趨,到我行我素自由發展。一旦你充滿激情的擁抱變化,未來就屬于你,屬于那些勇敢掌控自我命運的人。

(*本文圖片均來自于網絡)

霧 曰
從認知角度來說,家長是分出五個層次的:第一層級是物質型父母:舍得為孩子花錢,以為食物充足孩子就會自然長大。

 

第二層級是道德型父母:舍得花時間,對孩子貼身保護,生恐孩子學壞。

 

第三層級是思考型父母:開始考慮教育的目標問題。

 

第四層級是成長型父母:與孩子一起成長,為了孩子愿意提升和完善自己。

 

第五層級是智慧型父母:鼓勵孩子成為最好的自己。

 

——打斷女兒尾巴骨的父母,應該處在第幾層?

去年今日 

《父母有五層:打斷女兒的尾巴骨的父母,在第幾層?》

摘自:老霧 霧滿攔江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