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文憑低,連講話都不會,卻是清華最受尊重的校長!

作為學生,

你敢趕跑校長嗎?

是不是很難以想象?

可在20世紀上半葉,

清華大學的學生們,

經常干的一個活就是趕校長,

那個年代,校長可一點都不好當。

當時國民黨想深入清華大學里,

讓學生接受黨化教育,

遭到學生的強烈抵制。

羅家倫是蔣介石的秘書,

他當上清華校長后想改造清華,

結果學生們拒絕聽課,參加軍訓,

于是羅家倫就提出辭職,

沒想到學生們很牛氣地表示說:

我們絕對不挽留!

不久后,羅家倫就灰溜溜地被趕跑了。

羅家倫

后來政府派喬萬選接任校長,

他帶著軍警企圖用武力征服學生,

當躊躇滿志的他到了清華門口,

就徹底傻眼了,

學生們竟然敢直接在校門口攔住他,

最終,他只能簽下,

“將永不任清華校長”的承諾,

倉惶離開了。

從1928年到1931年,短短幾年,

幾任清華校長跟走馬燈似地更換,

追求獨立、民主的學生們,

寧可讓學校連續11個月,

都沒有校長,也絕不將就。

清華學生們,

對下任校長就提出了五個條件,

1.無黨派色彩;2.學識淵博;

3.人格高尚;4.確實能發展清華;

5.聲望素著。

試問天下哪里能尋得,

如此十全十美的人啊?

再說當時清華校長這一職位,

真是誰當了誰倒霉,

誰敢冒著這名節不保的危險呢?

可一個文憑不高,即沒名氣也沒聲望,

甚至連講話都不會的男子,

竟然攬下了這個職位……

他就是,梅貽琦

1889年12月29日,

梅貽琦生于天津,父親中過秀才,

后淪為鹽店職員,家境每況愈下。

他自幼不愛說話,但十分聰穎,

15歲時,入天津南開中學,

成為著名教育家張伯苓賞識的學生,

19歲時,以全校第一名的成績畢業,

次年又成為清華庚款首批“直接留美生”。

1909年,他遠赴美國,

入伍斯特理工學院電機工程專業,

因家境拮據,他獲得學士學位后,

就放棄攻讀研究生的機會回國了。

回國后,他就被清華聘為物理老師,

不久后,表現出色的他又當上教務長,

清華大學留美學生監督處監督等職。

1931年,他突然接到調令,

出任國立清華大學校長。

臨危受命的他,

對清華師生說了這樣一段話:

所謂大學者,

非謂有大樓之謂也,

有大師之謂也。

一個大學之所以成為大學,

并不在于它有多少幢大樓,

而在于它有多少個大師,

鏗鏘有力,字字珠璣。

他將一個大學的師資力量,

提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

可當時的清華學生們并不看好他,

都跟看戲似的等著他下臺。

上任后,他開始親自選聘教師,

他選教師堅持不唯學歷,

不唯資歷,就只憑真才實學。

清華國學院的四大導師名單中,

他給出了四個名字:

留美博士趙元任

前清國學大師王國維

維新領袖梁啟超,還有一個就是,

在歐美游學數年,卻無任何文憑的陳寅恪

對于陳寅恪的聘任,很多人都是存有懷疑,

但他卻力排眾議,說:

此導師之職位,

非陳寅恪不可,雖無一紙文憑,

卻是三百年來不出一個的大師。

讓布衣陳寅恪做清華國學院導師,

這在當時的清華園里,

可是轟動性的大新聞。

而中國高等學府的,

不拘一格,任人唯賢的辦校之道,

也正是從他這里開始的。

清華國學院四大導師

大名鼎鼎的數學家華羅庚,

當時只有初中學歷,

卻被他破格召進清華培養,

又破格從系資料員轉升為助教,

后又被破格送到英國劍橋大學去,

最后又破格未經講師、

副教授階段直接被聘為教授。

如此用人之魄力,舍梅貽琦其誰?

他不拘一格降人才的方式,

讓一個個人才像雨后春筍,

破土而出,茁壯成材。

清華迎來一批又一批頂級學者:

文學家朱自清、詩人聞一多,

數學大師陳省身,熱力學大師王竹溪,

物理學家吳有訓,物理宗師葉企孫,

歷史學家雷海宗,性心理學泰斗潘光旦,

還有后來被破例聘為教授的錢鐘書。

……

有前清翰林,有留美博士,

有的學富五車,有的學貫中西。

各門各類的大師齊聚于此,

清華園里出現了,

空前絕后的百家爭鳴盛景。

雖為校長但他文憑最低,

游學各國的經歷也最少,

他本人從不稱自己為大師,

但他卻為清華請來了無數的大師,

并受到大師們的尊敬和認可。

因為他對于每一個教授都坦誠相待,

哪怕政見不一,觀念相左,

他尊重學術的自由,

尊重思想的獨立。

如此攬才之魄力,舍梅貽琦其誰?

在人們印象中,校長都是侃侃而談,

意見很多,大道理一套一套的,

可他這個校長不僅沉默寡言,

開會時整個人就跟空氣一樣,

有人問他的意見,他總是說:吾從眾。

曾有一個在清華園流傳著的故事,

說他在與夫人韓詠華結婚前,

韓詠華就聽很多人說:

這個人吶,非常不愛說話,

能把你悶死。

而韓詠華想著,豁出去了,

能說多少算多少吧。

可結婚后,發現他果真話少的可憐啊。

因為話實在太少,

所以清華人都稱他“寡言君子”。

學界巨擘陳寅恪輕易不臧否人物,

但對他這個寡言君子卻很有好感,

他曾說:“如果一個政府的法令,

可以像梅貽琦說話那樣謹嚴、那樣少,

那么這個政府就是最理想的政府。”

梅貽琦和妻子韓詠華

可話少的他并不是沒主見,

而是他充分尊重教授們的意見,

一旦他做出決定,就一定會去做,

他說:為政不在多言,顧力行如何耳。

在清華園立他不斷消弱,

自己的校長權利,而推行教授自治。

竭力推行民主制,成功建立了,

由教授會、評議會,和校務會,

三會組成的行政體系,

以“無為而治”的方式介入校務,

不但在學術上尊重教授,

更在管理上任其自治,

他說:

學校里的一切重大決策如有不妥,

任何人都可以站出來批評他。

而在治學精神,學術風氣上,

他更是有著獨到的看法。

著名哲學史家馮友蘭曾感慨道:

“清華建校以來,有個問題,

一直是教授們不斷爭論的焦點,

那就是大學該培養怎樣的人才。”

如何教育學生,培養什么人才,

大家各持己見,彼此各不相讓。

而梅先生卻始終旗幟鮮明地說:

大學教育之重,在于人格。

如果一個學生沒有完善的人格,

那么走上社會也不會對社會有利。

他還曾在《大學一解》中寫到:

教師不但要專長明晰知識的講授,

還要為學生的,

“修養、意志、情緒”樹立楷模,

“學校猶水也,師生猶魚也,

其行動猶游泳也,大魚前導,

小魚尾隨,是從游也。“

如此說話之魄力,舍梅貽琦其誰?

在那個時局復雜的時代,

當校長遠比現在要難得多,

他一方面要保護激進學生,

一方面還要和政府周旋。

因此他說話做事很謹慎,常模棱兩可,

有學生做打油詩來模仿他的語氣:

“大概或者也許是,不過我們不敢說。

可是學校總認為,恐怕仿佛不見得。”

可在學生遭遇危險時,

一向躊躇的他卻是最堅定的那一個。

1935年華北危急,學生運動不斷,

當局直接派軍隊進清華抓學生,

他站出來,大義凜然地對軍隊說:

“學生出了事情,

我做校長的是不能退避的,

我當然負責保釋所有被捕的同學,

維護清華學術上的獨立。”

學生們都驚呆了,

這還是那個謹慎愛猶豫的梅校長嗎?

他不僅保護心愛的學生,

也偷偷地保護著教授們。

聞一多曾多次公開發表激進言論,

當局要求他將聞一多掃地出門,

可他都不理睬,后來他去見蔣介石,

面對蔣介石暗藏殺機的提問,

他巧妙地用聞一多生活遭遇苦難作解釋,

接著又以此向蔣介石爭取提高教授待遇。

如此行事之魄力,舍梅貽琦其誰?

教授之間有互相瞧不上的,

但對他無人不尊重信服,

學生們曾天天喊著倒校長,

但對他卻無人不點頭稱是。

有人問他受到人們尊敬的秘訣,

不想,寡言的他卻很有幽默細胞,

他說:“大家倒這個,倒那個,

但沒有人愿意倒梅(霉)。”

他重視實干、不尚空言的作風,

奠定了清華篤實的精神底色,

也讓清華在風雨飄搖中堅定前行,

在他的帶領下,

清華從一個默默無聞的學校,

一躍成為讓國內外高校為之側目的名校。

更有國外名校發賀電:

“中土三十載,西邦一千年”,

來稱贊清華發展速度之快。

1937年,抗日戰爭爆發,

清華、北大、南開三所名校遷到昆明,

臨時組成國立西南聯合大學,

它在戰火中成立,

卻在條件極端艱苦的情況下,

在短短的9時間里,

培養出了8位兩彈一星元勛,

172位中國科學院,中國工程院院士,

2位諾貝爾獎得主。

而他正是這所被眾多學者癡迷研究多年的,

西南聯大的掌舵人。

校長嘛,肯定都是威風凜凜,

享受特權,穿衣打扮很有派頭的。

更何況他現在同時擔任,

三所名校的校長呢?

可他不僅拒絕特權,還帶頭勤儉節約,

用廢紙起草公函,過得清貧如洗,

窮到連獨生兒子眼鏡丟了,

都無力配副新的。

在那個戰火紛飛的歲月里,

師生們常常要面臨被轟炸的危險。

在戰亂與貧窮的雙重折磨下,

他所領導的西南聯大,

非但沒有分崩離析,

反而人才輩出,

成為世界教育史上的一個奇跡,

連北大校長蔣夢麟和南開校長張伯苓

也不得不豎起大拇指:

“這樣的盛況,也只有梅先生能做到!”

1948年抗戰勝利后,西南聯大解體,

清華已經搬回原址,一切塵埃落定,

政治局勢逐漸明晰,

所有人都面對走與不走的選擇,

身在解放區的吳晗竭力讓他留下,

師生們也含淚挽留,

但他卻不得不揮淚告別清華了,

因為這其中有著局外人,

難以明曉的巨大秘密,

當時庚款還有大筆基金,

清華有著一筆高達幾千萬美元的基金。

從不愿涉及政治的他,

卻有著極富遠見的洞察力,

他對朋友說:“我若留在大陸,

就保護不了清華基金了。”

因為動用這筆校款,需要兩人簽字,

一是教育部部長,二是清華校長。

他知道,一旦自己不做校長,

國民政府極容易推選一人,動用這筆款項。

為保護這筆基金,

年已花甲的他踏上漂泊之路,

只身離開故土家園般的清華園,

他心中的苦痛難以言表。

離開大陸后,他先去了美國,

在非常簡陋的辦公室里,

管理著巨額的庚款基金,

他只給自己定薪300元,

和庚款資助生一樣。

那時妻子韓詠華還要去衣帽車間做工,

在首飾店里賣貨,到醫院里當代班,

才能為全家維持著生計。

梅貽琦夫婦與兒子在美國

手握清華巨資的他,

晚年生活卻一直非常的清貧。

1955年他回到臺灣,

于新竹復立國立清華大學,

他一直都在思考,

如何更好地使用這筆基金。

政府想把國立清華大學辦大辦強,

許多人勸他買這個,投資那個,

但都被他拒絕了,他說:

我不愿意把清華的錢去蓋大房子,

去做表面上的工作。

因此他在臺灣被許多人罵為,守財奴。

當時做長期研究工作的最佳方式,

就是在臺灣創辦清華原子科學研究所。

他精耕細作,實事求是,

在這個基礎上一步步,

壯大了新竹清華。

之后又有許多人跳出來勸他,

把臺灣的研究所直接改稱為清華大學吧,

但他每次都會堅定地回答:

真正的清華在北平。”

一人一手托起兩岸的兩個清華,

他將畢生之心力交給清華,

積勞成疾,晚年被確診為癌癥,

可他這位居高位,權力在握的校長,

直到這時仍舊兩袖清風,

竟然寒酸到連住院費都拿不出來,

最后全都是清華校友自發捐助的。

他看著那凝聚愛心的募捐記錄,

半晌無語,而后淚流滿面……

1962年5月19日,

駐世73載,為教育事業,

奉獻一生的清華校長梅貽琦病逝。

他離世前的病床下,一直有一個提包,

夫人韓詠華含著淚說:

他生前不管走到哪里,

都隨身攜帶這個提包,

他不染塵沫,一生清風,

從北平帶到昆明,從大陸帶到美國,

無比珍視的這個提包,

想來是極其重要的東西,

這提包里究竟裝的是什么呢?

等打開一看,大家都驚呆了:

這皮包里,全是清華基金的賬目,

從17年前到現在,

他一個人長期掌控著巨額基金,

在沒有任何監督的情況下,

一筆一筆,規規矩矩,分毫不差。

他一生心系清華,

高風亮節,不諂媚、不屈從,

行為世范,從不汲汲于名利,

為中國學術之自由,思想之獨立,

開疆辟土,將清華,西南聯大,

帶上了中國教育的巔峰。

1962年5月19日,

也就是56年前的這一天,

這位真校長永遠離開了我們。

他是寡言慎行的端方君子,

是堅守學術的教育大家,

“大學之大,非大樓之謂,

乃大師之謂也。”

他的話還猶在耳邊,

可反觀近些年的中國大學,

久盛不衰的“做大做強”之風,

越來越心浮氣躁,

大樓越蓋越高,設施越來越豪華,

甚至有大學還籌建高爾夫球場,

進行斗富,可謂一擲千金,財大氣粗。

不務實,在國外大學的排名上,

我們撈不到,干脆我們自己來排名,

把現在的清華和北大,

都排在耶魯大學之前,

這拙劣的做法惹毛了,

耶魯大學的校長施密德特。

他曾炮轟中國大學,
在《耶魯大學學報》撰文斷言:

紅色中國沒有一所真正的大學,

有十三億人之多的孔孟之鄉,

沒有一個真正的教育家!

他說:他們以為社會對出類拔萃的要求,

只是多:

課程多,老師多,學生多,校舍多。

此批評不可謂不狠辣,

不可謂不激烈,

不可謂不一針見血。

教育需要夢想家和詩人來經營,

需要信徒和殉道者來朝圣;

需要肉體的投入,

靈魂的參與,精神生命的支撐。

理想和信仰的死去,

正是中國產生不了大師的真正原因。

看著曾燦若星海的民國時期大師們,

足以令當今那些,以教育之名、

謀私利之實的猥瑣之人們汗顏。

5月19日,我們緬懷梅貽琦校長,

更祈愿中國教育:

獨立之人格,

自由之思想的精神和信仰,

早日回歸!

版權聲明

文章來源德國優才計劃,為傳播而發,特此聲明!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