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么很多可怕病毒后面的大魔頭,都是“蝙蝠俠”?

公元一世紀的時候,希臘的普魯塔克提出了一個問題:如果忒修斯船上的零件被逐漸替換,直到所有的零件都不是原來的零件,那么這艘船還是原來的那艘船嗎?

 

這就是人類歷史上的忒修斯悖論,其實里面有一個隱藏的彩蛋,那是永生的秘密。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一個人體內的衰老細胞只要更新的足夠快,宛若新零件換舊零件一般,那么他就能躲過死神的殺豬刀,永遠活下去。

 

然而,地球上的碳基猴子有個小小的問題,那就是細胞DNA分裂復制的時候,都會有出錯的概率,雖然是極低的,但架不住細胞數量大,大約是十來次更新之后,也就是人類五六十歲的時候,DNA就出幺蛾子了,堿基對丟失或者錯搭,最后表達出來的蛋白質都是歪瓜裂棗,這可就把人體細胞嚇尿了。

 

算了,管球他呢,只要能永生,管他洪水滔天,于是一小撮別有用心的細胞黑化了,開始無限復制,無限爭奪養分,真的永生了,而這,便是癌細胞的前傳。

 

如果有一天,滅世的核彈來臨后,在核輻射里,昆蟲和嚙齒類動物一定能活下來,因為它們足夠小,不挑食,屎都能吃,還特別能生孩子。

 蝙蝠也一樣會活的很好,因為它們是哺乳動物里唯一的空軍,吃昆蟲就能活下去,在夜空里有聲吶這種外掛,夜戰能力吊錘貓頭鷹夜梟這種恐龍后裔,幾乎沒有什么天敵了。

 

它們占據了天空后,生活的是如此滋潤,以至于種群數量高達地球胎生動物的五分之一,隨便找個大點的山洞里,就能發現里面密密麻麻倒掛著上百萬只蝙蝠,徹底碾壓了碳基猴子們。

 

在這一刻,達爾文一臉欣慰的慈父笑,他說,只要蝙蝠的數量管夠,就不怕變異,蝙蝠俠一定會在哥譚市出現的。

 

是的,大約是在五百萬年前,蝙蝠真他媽的變異了,它們的飛行特性導致了超高的新陳代謝率,天天渾身發燒40度,擱人身上,早特么的燒成智障掛了,但它們不會,就像沒事人一樣過了五百萬年。

 

這種超高的代謝率意味著,蝙蝠在進行著普通哺乳動物難以想象的細胞快速更新,但前面說過,細胞更新是有定數的,次數多了,一般生物體的DNA復制肯定會出錯。

 

然而蝙蝠經過千百萬年高燒不退的進化,它們奇跡般的擁有了DNA損傷修復超能力,幾乎不會出錯,這導致了蝙蝠們超常的壽命,還很少得癌。

 

同時千萬年的持續高燒還帶來了蝙蝠免疫系統對炎癥的持續應答,它們的身體時刻準備御敵,不像人類,不感染細菌病毒,白細胞和t細胞根本不會上班。

 

這些年,無數人被廣告里的氧化衰老嚇怕了,不過說實話,氧氣和線粒體的氧化的確是人體衰老的元兇之一,因為人的細胞零件更新慢,抵抗不了氧化的侵蝕。

 

但蝙蝠是個奇葩,它們的細胞根本不怕氧化,天天活蹦亂跳的躁,按比例來換算,比王八都活的好。

 

于是乎,大自然的篩選剃刀無意間選出了高燒不退還在夜空下蹦迪、氧化應激水平超高、DNA損傷修復能力超強、固有免疫應答系統24小時不關機的怪物,什么埃博拉、馬爾堡、狂犬病、SARS等病毒,完全干不死蝙蝠。

 

地球上最恐怖的病毒罐子就此誕生了,多少病毒在蝙蝠身上平靜的共生著,誰也不知道,反正我們這些碳基猴子們,就像土鱉戰列艦一樣,無奈的看著蝙蝠在全球飛,往下扔病毒炸彈。

 

是的,達爾文說對了,蝙蝠俠真的出現了,不過它已經跟惡魔墨菲斯托簽訂了靈魂契約,換來了永生不死的能力,最后連小丑的工作都搶了,在非洲,食果蝙蝠的糞便沾染了水果,后來當地一個小孩吃了那個水果,埃博拉的魔盒就此打開。

 

時間的殺豬刀在輪回橋上,如同菜刀砍電線一般,一路火花帶閃電,到了2002年,云南的中華菊頭蝠在果子貍頭上來了一泡屎,隨后,那一年的冠狀病毒SARS給無數頭鐵的人上了終身難忘的一課。

 

中華菊頭蝠

今年,它又來了,帶著新的冠狀病毒,在東方的長江畔低聲吟唱著進化的悲愴奏鳴曲。

 

我就想問問,超人啥時候才能從氪星回到地球啊,這些日子,蝙蝠俠見了我,就問我服不服?do you bleed? 嚇的我都不敢上街撿瓶子了。

 

 

編者按:澳洲伯爵這篇科普小文詼諧而專業,顯示了不凡功力。

由此我們也可以得知,為什么當初SARS會讓人如此棘手?在長久的死亡篩選中,蝙蝠和冠狀病毒手拉手進化著,蝙蝠不斷修仙,病毒也瘋狂地進化到不怕高溫了。所以一旦傳染到人身上,人體免疫系統本能反應產生出的高溫,根本殺不死蝙蝠培養出的病毒,最后只能用激素療法,讓人體免疫系統撤退。似乎在說,別打了,打不過的,再打肺就報銷了!

摘自:澳洲伯爵 貓語者

国产在线精品亚洲综合网|2019天天爽日日拍视频|新天堂2-暖暖视频 免费 日本最新更新